<var id="ddhjp"><video id="ddhjp"><menuitem id="ddhjp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ddhjp"></menuitem><cite id="ddhjp"><strike id="ddhjp"></strike></cite><var id="ddhjp"></var>
<cite id="ddhjp"><span id="ddhjp"><menuitem id="ddhjp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dhjp"><video id="ddhjp"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ddhjp"><strike id="ddhjp"></strike></menuitem>
<listing id="ddhjp"><strike id="ddhjp"><progress id="ddhjp"></progress></strike></listing>
<var id="ddhjp"></var>
<thead id="ddhjp"><strike id="ddhjp"><listing id="ddhjp"></listing></strike></thead>
<cite id="ddhjp"><strike id="ddhjp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ddhjp"></var><var id="ddhjp"></var>
设为首页 中国宁波网 广告价目表 广告热线:0574-81850000 网管热线:13780000351
举报电话:0574-81850000 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窄版

DIY

 ?#19968;?#23494;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5869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颠沛流离的齐邦媛,永远的齐老师

[复制链接]

classn_11

714

主题

3496

帖子

3496

积分

民生观察员

颖之星语

积分
3496

2018?#33322;?#26194;照片赢勋章贡献者勋章9周年纪念勋章

QQ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我赴台期间,在大同大学短暂学习了《台湾经济发展史》和?#35835;?#23736;近代史观》,主讲的教授知识渊博,脉络清晰。
教授回顾了台湾的文化演变历程,从两岸对立,到思乡情结,再到两?#24230;?#21512;,齐邦媛的《巨流?#21360;罰?#24320;启了两岸文化与思想融合的新时期。
教授说,台湾近年最畅销的书,就是齐邦媛的《巨流?#21360;貳?/font>
   
我于是去了台北诚品书店信义店,终于寻见了“巨流?#21360;保?#22914;获至宝。
风轻?#39057;㈡告?#36947;来的文字,缜密通透、深情?#21015;浴?#23383;字珠玑,读来感觉字字含泪,荡气回肠。
   
1924年的元宵节,齐邦媛出生于辽宁省铁岭市小西山的一个军人世家,父亲齐世英是郭?#38378;?#30340;部下,常年在外征战,聚少离多,幼年其实就是一个无父的世界。

1925年11月22日,郭?#38378;?#22312;滦州兵变,12月攻打巨流时,遭到?#31449;?#21644;奉军夹击,郭军惨败,郭?#38378;?#22827;妇被捕后被枪杀,齐世英辗转流亡日本,仅仅一岁多的齐邦媛,跟随母亲逃到一个小山村的亲戚家避难。
   
齐世英1926年回到天津,年?#33258;?#19978;海加入国民?#24120;?#40784;邦媛的童年,?#24266;?#27809;有父亲的陪伴。
1930年,齐邦媛的母亲万里寻夫,带着六岁的齐邦媛,来到南京,终于和父亲团聚。
1934年夏天,齐邦媛因肺病,回北平治疗。
1935年,齐邦媛十一岁,再次回到南京,仅仅呆了一年半,?#31449;?#36924;近,南京也容不得身了。
   
1937年11月,齐邦媛随同中山中学的师生,向后方撤离,漫漫长途,在半个中国的土地上颠沛流离,吃尽了饥寒之苦。
撤离的师生从南京乘坐火车到芜湖,再换船行,三个夜晚之后,到达汉口,再至武昌,逃亡途中,齐邦媛十八个月大的妹妹齐静媛病死。
12月13日,南京沦陷后,武汉遭到?#31449;?#30340;?#25214;?#36720;炸,齐邦媛再随师生?#28216;椋?#24466;步转移到湖南汀潭县的永丰镇。
齐邦媛一家在湖?#20064;捕?#21518;,齐邦媛在长沙就读于周南女中,?#27493;?#20165;度过了一个学期。
   
1938年10月21日,广州沦陷后,长沙告急,齐邦媛再随师生?#28216;椋?#32463;湘桂铁路到达桂林,?#26194;?#20303;宿之处?#23478;?#29190;满,只能住在临时搭建的草棚里。
广西的局势趋紧,逃亡之路越来越艰难,她们从桂?#20540;?#26611;州,至怀远,至贵州,一路险山峻岭,艰辛攀越,终于到达重庆,暂居于自流井静宁寺,但是战争和死亡的威胁如影随形。
逃亡途中,学校永远带着足够的各科教科书、和教学仪器设备,学校得以复课。
1938年11月,齐邦媛入读张伯苓创建的南开中学重庆?#20013;#?#20013;学期间,前方浴血奋战,重庆轰炸不断。
   
1943年8月,齐邦媛考入第二志愿武汉大学哲学系。
齐邦媛在武大一年后,受朱光潜劝告,转入外文系就读。此时的武汉大学已转移到四川乐山,大学期间,深受朱光潜先生的影响。
   
1945年抗战胜利后,内战又生,武大1946年迁回武?#28023;?#40784;邦媛成了第一批迁回武汉的学生之一。
1947年大学毕业后,齐邦媛搭船回到上海,时局动荡,工作难寻。
   
1947年9月下旬,齐邦媛跟?#23195;?#24311;英叔叔,渡船再转机前往台湾,父亲给她买的是来回双程票,本意是到台湾看看就回来吧,没想到这竟是一条不归路。
齐邦媛到台湾后,先在国立台湾大学外文系任助教,1948年8月齐邦媛与罗裕昌返回上海,10月由父母主持结婚后,返回台湾,这一去,隔绝大陆51年。
直到1999年,齐邦媛赴北京参加南开中学班友会,时空跨越半个?#20848;汀?/font>
   
1968年,齐邦媛赴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研究,1969年出任中兴大学外文系主任,1977年进入台大外文系任教授。
1985年9月初的星期天,61岁的齐邦媛遭遇?#29616;?#36710;祸,在外科病房呆了一个多月,“当我灵魂暂息,我已无尘世忧惧。”
   
齐邦媛先生教学、著作、论述严谨,编选、翻译、出版文学评论多种,将台湾代表性文学作品翻译?#24179;?#33267;外界,对中西文化交融,卓有贡献。
在台湾,齐邦媛被誉为“永远的齐老师”。
2005年,81岁的齐邦媛开始写作《巨流?#21360;罰?#22238;首两代人从巨流河飘落到哑口海的家国故事。
齐邦媛说,“即使自知已近?#36884;?#28783;枯,我?#26194;?#20065;的追忆迤逦而来,一笔一画写到最后一章,印证今生,将自己的一生画成一个完整的圆环。天地悠悠,不久我?#27493;?#21270;成灰烬,留下这本书,为来自巨流河的两代人做个见证。”
   
2009年,《巨流?#21360;?#20986;版,齐邦媛已经85岁。
后记?#26194;?#20315;大学教授王德威教授撰写,题目是:如此悲伤,如此愉悦,如此独特。
齐邦媛说,“《巨流?#21360;?#26159;我从内心深处写给世界的一封诚恳的长信”,“读了这本书,你终于明白,我们为什么需要知识分?#21360;薄?/font>
   
2011年4月,《巨流?#21360;?#30001;三联书店出版,在大陆发行。
齐邦媛“以书还乡”的喜悦心情,溢于言表,“常常似由梦游中醒来,?#39318;約海?#36825;是真的吗?这怎么可能?”
   
《巨流?#21360;罰?#26159;一部血泪史,从辽宁巨流河,写到台湾哑口海,以一个奇女子的?#20848;图视觶?#35265;证了两代人纵贯百年、横跨两岸的大时代变迁,读来令人灵魂震?#24120;?#33633;气回肠。
齐邦媛今年已经95岁了,依旧未忘当年的歌曲,“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,江水每夜呜咽地流过,都好像流在我的心上。”
   
书的结尾:连续两天,我一个人去大连海边公园的石阶?#29486;?#30528;,望着渤海流入黄海,再流进东海,融入浩瀚的太平洋,两千多公里航行到台湾。绕过全岛到南端的鹅?#28508;牽?#28783;塔?#26053;?#25968;里就是哑口海,海湾湛蓝,静美,据说风浪到此音灭声消。
   
一切归于永恒的平?#30149;?/font>
   

分享到:  新浪微博新浪微博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!wechat_share!微信
收藏收藏 顶1 踩
0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秒速时时彩是国家开的
<var id="ddhjp"><video id="ddhjp"><menuitem id="ddhjp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ddhjp"></menuitem><cite id="ddhjp"><strike id="ddhjp"></strike></cite><var id="ddhjp"></var>
<cite id="ddhjp"><span id="ddhjp"><menuitem id="ddhjp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dhjp"><video id="ddhjp"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ddhjp"><strike id="ddhjp"></strike></menuitem>
<listing id="ddhjp"><strike id="ddhjp"><progress id="ddhjp"></progress></strike></listing>
<var id="ddhjp"></var>
<thead id="ddhjp"><strike id="ddhjp"><listing id="ddhjp"></listing></strike></thead>
<cite id="ddhjp"><strike id="ddhjp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ddhjp"></var><var id="ddhjp"></var>
<var id="ddhjp"><video id="ddhjp"><menuitem id="ddhjp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ddhjp"></menuitem><cite id="ddhjp"><strike id="ddhjp"></strike></cite><var id="ddhjp"></var>
<cite id="ddhjp"><span id="ddhjp"><menuitem id="ddhjp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dhjp"><video id="ddhjp"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ddhjp"><strike id="ddhjp"></strike></menuitem>
<listing id="ddhjp"><strike id="ddhjp"><progress id="ddhjp"></progress></strike></listing>
<var id="ddhjp"></var>
<thead id="ddhjp"><strike id="ddhjp"><listing id="ddhjp"></listing></strike></thead>
<cite id="ddhjp"><strike id="ddhjp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ddhjp"></var><var id="ddhjp"></var>